Tell:400-875-6700

导航

导航

转诊医院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盛诺医生说故事

本期简介

主讲人:刘菲

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

北京市结核病胸部肿瘤研究所医学博士

前北京胸科医院、北京地坛医院副主任医师

美国联盟医疗体系(PHS)转诊医师认证

盛诺一家医学总监


我每年坚持体检,没想到才33岁,就发现了大问题。癌症,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人生坦途里。常规体检发现问题后,我就去了宁波最好的医院确诊。医生拿着活检的病理报告,告诉我:“宫颈上皮内瘤变,这根本不是癌。”我才放下心来。

案例回顾

我每年坚持体检,没想到才33岁,就发现了大问题。癌症,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人生坦途里。常规体检发现问题后,我就去了宁波最好的医院确诊。医生拿着活检的病理报告,告诉我:“宫颈上皮内瘤变,这根本不是癌。”我才放下心来。医生很快打发一个护士,给我安排了椎切手术。没有人再来确认我到底是不是癌症,因为这根本不是宫颈癌的标准治疗手术。

幸亏我认识这家医院的一位老专家,他休假回来,主动帮我复核了病理和片子。就在手术前一天,他面色凝重地告诉我:“你不是宫颈上皮内瘤变,而是宫颈癌。”

这时,我才真的蒙了。

和所有中国患者一样,我也希望能尽可能多地咨询大专家、大医生,虽然我清楚,人永远没有办法穷尽所有选项,最终选择一个最正确的。但我真的被误诊弄怕了。

但这反而让我更加混乱。

因为我的病灶位置特殊,正好在阴道壁边缘,有的医生还不敢肯定,是阴道癌宫颈侵犯,还是宫颈癌阴道侵犯。

即便认为是宫颈癌的医生,他们对我的分期也有不一样的判断。分期不同,治疗方案也不同。也就是说,我的病情甚至没有完全确诊,他们给我打了一个问号。

我把各个科室的医生、专家看了一大圈,他们居然给了我3种不一样的治疗方案。

一个医生认为,可以直接做开腹手术,但难度高、风险大;2. 另一个医生认为,应该先放疗,缩小病灶后,再手术;3. 还有医生说,手术后,保险起见,应该做化疗。

一想到手术、放疗、化疗的癌症治疗三部曲,我再也不考虑在国内治疗了。朋友建议我,也许国外有更好的选择。我是金融从业者,便找到红杉资本投资的海外医疗机构盛诺一家,请他们帮我准备所有出国看病的材料。

我发现,英国的宫颈癌五年生存率和美国几乎相同,治疗费用却是美国的一半左右,便决定去英国的癌症中心治疗。就在我和丈夫前往英国的前几天,宫颈癌HPV疫苗在中国上市了。要知道,这个疫苗已经在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市10年之久。这10年,耽误了多少中国女性,我不知道该怎么计算。

如果你是我妻子,也做同样的手术

到英国后,一切都出乎我们的想象。这家癌症中心的名誉院长是威廉王子,以前是戴安娜,但却没有丝毫的华而不实。

我坐在明亮的走廊候诊,不到1小时,丈夫就陪着我走进诊室,中国妇科是男士止步的,但每一次我都希望丈夫能陪在身边,我不想独自面对癌症。

第一次见面的D医生,已经仔细看过国内提交的MRI并且进行了病理的评估,他也进行了妇科内诊。这个英国医生坚定地告诉我国内医生一直难以确认的分期:宫颈癌||a期。他微笑着说:“你有非常大的治愈可能性。”

由于我的病灶小,D医生告诉我,到底采取根治性子宫全切还是更小范围的手术,还需要治疗组全体医生,包括病理、影像医生等讨论后决定。

第二天,再见到D医生时,他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手术时间,是腹腔镜手术,手术由另一个L医生进行。我紧张起来,国内的手术建议一直是开腹手术啊!我本能的想:是不是开腹手术才能看得更加清楚?切的更加干净呢?

L医生确定地告诉我,这是15个医生共同讨论的决定,术式和分期都是正确的。他们一致认为,我的情况是最适合做腹腔镜手术的,坚决不要考虑创伤更大、感染可能性更高的开腹手术。L医生非常坦诚地说,他从1994年就开始做腹腔镜手术,2007年开始进行应用机械人辅助下腹腔镜手术。

最后他说:“如果你是我妻子的话,我都会一样让她来做这个手术。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他的无可置疑的语气、他的幽默和自信,让我再也没有任何不安和纠结,一切都听医生的!

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需要做的只有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其他担忧都是徒劳。手术前我做了SPECT检查,将近一个小时,又做了CT。开门时,我惊讶地发现,门把手居然是温热的。盛诺一家的翻译人员告诉我,这是医院担心病人怕冷,特意做的。

大姨妈也能做宫颈手术

手术前一天,我居然来了大姨妈,我和老公都觉得,手术肯定做不成了。但英国医生说:“完全没有问题。”手术当天,我真的特别轻松,因为我已经完全把自己放心地交给医生了。

我是那天的第一台手术,我在家洗好澡,凌晨5点,老公就陪我到了医院。

护士告诉丈夫,应该在哪里等待手术,我的衣服会存放在哪里,“不要担心,每两个小时,会有护士出来告诉你手术进展。”

随后,我便和盛诺一家的翻译一起去了准备室。知道我在月经期,护理员为我送来了弹力短裤和卫生巾。她还让我穿上弹力袜,是电动按摩的,这是为了预防手术中出现血栓。

为了让我有足够的隐私,准备室的百叶窗一直关着。当我打开百叶窗,护士就知道我已经换好手术服,他们才会进来,一切有条不紊,没有丝毫慌乱。

手术医生的助理们,陆陆续续过来看我,和我打招呼,给我鼓励,几乎每个人都在说:“你的手术医生非常出色,他会照顾好你。”

护士为我测量了基本生命体征,还有一个研究机构人员询问我,是否愿意把手术切下的组织,交给研究室研究。

牧师也过来为我祷告,祝我手术成功。

还有律师询问我是否立下遗嘱,我没有想过这件事,但也深深感动于所有细节,医院原来可以这样尊重患者的一切权利,这些权利我甚至从未想过。

手术室护士重新核对了我的个人信息,询问我是否知道手术医生的名字、手术的名称,要切除的是什么。她给我讲解了,他们会如何把我推进手术室、如何移动到手术床上、如何放置监护器,在手术室清醒15分钟后,我会进入麻醉状态……充分的知情权,让我感到自己不仅是一个病人,更是一个被尊重对待的人。

麻醉医师对我说:“我昨天看了你的病例,你很健康,应该没有问题。手术后我会给你多些麻醉药,你会去恢复休息室,不会痛。我很荣幸和这些护士一起服务和照顾你。”

最后,手术室的两个护士和准备室的护士再次核对我的姓名、医疗号码。我便被推入手术室……

醒来后已经过去了7、8个小时。医生告诉我,手术非常成功。

不需要任何后续治疗

英国手术真的好神奇,这样一个大手术,术后一片抗生素都没吃,在国内肯定要卧床休息一周,而在英国我只是留院观察了一晚。

当晚,护士便让我点餐,不像国内还要通气、打屁后才能吃饭,一个打着领结的男生推着餐车来到病房,给我送来营养套餐。

医生也叮嘱我,多运动才能更快恢复。当晚一定要下床活动至少1小时,回家后,至少要去活动半天。这在强调术后静养的国内是不可能的。

一周后,再次去医院,我是自己走过去的,我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手术医生告诉我:我的术后分期也是宫颈癌||a期,病灶全部切掉,淋巴没有发现癌细胞,阴道壁边缘组织也没有发现癌细胞,不需要任何后续治疗!

我反复和医生确认,不需要放、化疗吗?医生坚定的告诉我,目前完全不需要。医生告诉我,我的复发率只有15%到20%,甚至更小。

一个月后,我又做了一次妇科检查,便回国了。以后只要每3个月,来英国复查就好。

我们一共花费了大约60万人民币,我和丈夫都是普通的上班族,算是中产之家,钱花掉了,未来再挣就是了。

国内不能做的手术 国外能

好多人都认为,中国医生病例多,手术水平熟能生巧,一定比外国医生经验更丰富。但手脚快,是动手能力,但对病人而言,更重要的是,医生有没有站在病人的立场上,为病人设身处地的选择一个最佳的治疗方案。

在国内做手术,对一些外科医生而言,手术成功就够了,他没有时间管你的未来,也和他没有关系。

而国外的手术方案,真的考虑了我真正想要什么、怎样让我的未来更好。医生在手术前,他也同样告知了手术风险,他不断安慰我,还问我是否有孩子、是否想要冻卵等等。最后,我和老公共同决定切除子宫。

总结: 宫颈癌是比较常见的肿瘤,在女性患者中发病率处于第十位,目前的五年生存率中国45%,英美67%,两者之间存在不小的差距,差距的原因有很多方面,例如早期诊断、手术、放疗、化疗等等不同方面,很多患者认为中外之间的差别在于药物和技术,这点毋庸置疑,但是更重要的是医生为患者的着想,提供最适合患者的方案,同时兼顾患者的精神心理等方面,提供最人性化最温暖的服务,这才是中外之间最大的差别。

相关推荐更多>>

  • 公司地址
  • 站内地图
Copyright@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5849-2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