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400-875-6700

导航

导航

转诊医院

联系我们

电话咨询

医生介绍
Dr. Angela George

英国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肿瘤遗传学顾问医生

英国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癌症遗传学部门负责人

澳洲皇家内科医学院荣誉院士

临床专长

癌症遗传学、卵巢癌、靶向治疗

简介:

Angela George医生是肿瘤遗传学的顾问医生,同时也是癌症遗传学部门的临床负责人。她最初在新西兰接受了肿瘤内科的相关培训,对妇科癌症和乳腺癌有浓厚兴趣。接着她开始研究卵巢癌潜在的遗传学致病因素,并负责开展主流癌症遗传学(Mainstreaming Cancer Genetics)项目。这使得更多的卵巢癌和乳腺癌患者有机会进行基因检测。

内容摘要

第1个问题,卵巢癌患者容易发生哪些基因突变?这些突变是否均有对应的靶向治疗药物?

我们发现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是卵巢癌患者中最常见的基因突变约占所有卵巢癌的50%,特别是在最常见的卵巢癌亚型(高度恶性浆液性)中约占20%,实际上 最近在中国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有多达24%的卵巢癌患者因携带遗传性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而患上卵巢癌最令人兴奋的是因携带BRCA1或BRCA2突变而患上卵巢癌的人们可对特定类型的化疗产生更好反应,

现在有了新的靶向药,名叫PARP抑制剂,是专为携带这类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研制的。她们可以长期使用这些药物且疗效非常好,让携带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的患者为之激动的新发现是免疫治疗对她们来说可能也是非常有效的治疗,可以让她们有更多的机会得到个性化治疗。

第2个问题,卵巢癌患者需要做哪些基因检测?有必要做全基因检测吗?是用血液还是组织进行基因检测?

卵巢癌患者可以进行检测的基因有很多,但其中仅有一部分基因能用于确定患者会对哪种治疗产生反应,所以患者应该检测哪些基因,要从确定哪种治疗最适合患者的角度考虑,我们用血液进行基因检测是为了寻找遗传基因突变。

作为最低限度,我们建议患者检测BRCA1和BRCA2基因,以及导致遗传性卵巢癌、子宫癌和结肠直肠癌的Lynch综合征基因,还有一些不常见的基因也会导致卵巢癌,或许也可用于识别哪些患者会对PARP抑制剂反应良好,所以我们已经开始把这些基因的检测作为卵巢癌患者的常规检测了,这些基因仅存在于全球很少一部分卵巢癌患者中。不过中国患者还从未做过这些基因的检测,所以我们并不清楚这些基因在中国患者中有多常见,我们还会用肿瘤样本进行基因检测,这也可能有助于确定另外有哪些患者会对PARP抑制剂产生反应,以及哪些患者可能会获益于免疫治疗,因此我们也确实会使用肿瘤样本进行基因检测,同样是用来帮助指导为患者提供最佳治疗选择。

第3个问题,有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和无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有什么区别?预后有差异吗?

我们知道因遗传了BRCA1和BRCA2基因突变,以及Lynch综合征基因突变而患有卵巢癌的人们,拥有更好的预后,我们知道她们更有可能对治疗反应良好,更有可能拥有更长生存期,以及获益于持续治疗,而且她们也更有可能得到治愈,当然这是相比无基因突变的患者而言,所以有基因突变的患者的预后特别好。

问题4,有基因突变卵巢癌遗传吗?如何判断?

如果卵巢癌是由遗传基因中一个基因的突变引起的,那么这个基因在体内有一个正常副本和一个突变副本,引起卵巢癌的正是这个突变副本,如果将来有了孩子,就会把每个基因的一个副本遗传给孩子,所以因为基因突变而患上卵巢癌的女性,将卵巢癌遗传给自己孩子的几率是50%,如果她们有女儿遗传了这个基因的突变副本,这就意味着这个女儿具有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但是 如果这个女儿遗传了这个基因的正常副本,那么她就不会罹患卵巢癌,因此 孩子会有一半的几率遗传卵巢癌。

第5个问题,PARP抑制剂治疗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的效果怎么样?目前的生存期能达到多久?

我们知道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通常对PARP抑制剂反应良好,PARP抑制剂通过破坏携带BRCA突变的癌细胞的唯一自我修复路径来发挥作用,如果对这些患者进行PARP抑制剂治疗,癌细胞就无法进行自我修复,进而会死去。

我们还知道,如果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平均而言 她们的生存期是携带BRCA突变,而不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的患者的至少2倍 甚至可达3倍,但也有一些患者在使用这些药物后有特别好的疗效,我们就有这样一位患者,她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到现在已经超过10年了,而且在这10年里一直处于无癌状态,我们还有许多卵巢癌患者在近5年时间里一直在使用这些药物,实际上 那位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超过10年的患者,是世界上接受治疗时间最长的卵巢癌患者,因为她参加了最早的PARP抑制剂临床试验而且现在还活着。

问题6,如果BRCA阴性,是否可以应用PARP抑制剂?什么时候可以使用?

有一项已经刊登的研究,使用PARP抑制剂治疗所有卵巢癌患者,包括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然后研究人员将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又划分为,同源重组修复缺失患者,也就是这些患者的肿瘤携带有另一种与BRCA突变作用类似的基因突变,或者遗传了一种与BRCA突变类似的基因突变,以及没有任何基因突变的患者。

研究人员发现,携带BRCA突变的患者使用PARP抑制剂的疗效最好,携带其他基因突变的患者也获益于PARP抑制剂,但是其疗效不如BRCA突变携带者,没有任何基因突变的患者确实也有获益,但是远远不如携带BRCA突变和其他基因突变的患者,现在这项研究在接受过二线化疗的患者中,使用PARP抑制剂olaparib作为维持治疗,所以目前唯一能证明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使用PARP抑制剂的证据,只能在接受过二线化疗的患者中寻找,但是我们尚不清楚这是不是使用olaparib的最佳时机,因为我们还没有开展过比较性研究来确定,将其用于BRCA突变携带者的前期治疗还是后期治疗,不过我们确实在用其治疗BRCA突变携带者。

第7个问题,马斯登癌症中心的卵巢癌特色是什么?

在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接受卵巢癌治疗的优势在于,该中心一直都是全球卵巢癌治疗的卓越中心,我们开展了大量临床试验,所以我们在使用试验性新药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此外 我们治疗的卵巢癌病例人数可能是世界上最多的,因此 我们中心接诊过许多罕见的 疑难的卵巢癌病例,而其他治疗中心对这些病例却无从下手。

所以 我们在治疗各种类型的卵巢癌方面积累了大量经验,我们有一支密切协作的医疗团队,其中包括外科医生 肿瘤内科医生,以及实施放疗的临床肿瘤医生,我们会多次开会讨论患者案例,以确定我们是否一直在使用最适合的方法治疗患者,我们还是全球首个对卵巢癌患者进行常规基因检测的医疗中心,这样我们就可以考虑到所有的重要因素,决定什么是最适合她们的治疗,这要依据他们自身的因素,治疗相关因素,以及遗传因素,因为这也会影响她们对某些治疗产生反应的方式以及她们有什么样的预后。

因此全面综合考虑如何对患者进行治疗有益于,让患者尽可能得到最个性化的治疗,前面提到的PlasmaJet手术系统是我们外科医生的专用仪器,是一款特别有用的手术系统,就卵巢癌来说 这种癌症很容易在肠道表面扩散,通常情况下像是肠道表面有数百万粒沙子,大多时候 为了清除这种癌症,外科医生不得不切除大量肠道组织,对患者进行肠造口,但是 如果他们使用PlasmaJet,基本上就可以切除肠道内壁而不造成任何损伤,同时清除肿瘤沉积,让患者有可能实现无癌生存,这会对卵巢癌患者的长期生存几率产生重大影响,所以PlasmaJet真的是一款激动人心的手术系统,可以确保患者取得最佳手术结果。

问题8,目前免疫药物是否适合卵巢癌患者?

我们知道有一部分卵巢癌患者,确实能获益于免疫治疗,而且疗效非常好,但是我们也知道并不是每一位卵巢癌患者都会对免疫治疗产生反应,所以我们现在的研究方向之一就是,设法识别哪些卵巢癌患者最有可能对免疫治疗产生反应,目前的证据表明患者若具有Lynch 综合征,即一种会导致卵巢癌和结肠直肠癌的遗传病,会特别对免疫治疗产生反应,所以我们更倾向于让这类患者接受免疫治疗,因为她们能取得最好疗效,此外 免疫治疗试验的一些最新临床数据表明,携带BRCA突变的患者也对免疫治疗反应良好,目前也有迹象表明,在手术前过化疗的患者,随后可能会对免疫治疗反应更好,但是这还未经证实,所以我们要拭目以待 看看未来是否会如此。

问题9,有卵巢癌或者乳腺癌的家族病史应该怎么预防,平时应该注意什么?

如果有乳腺癌或卵巢癌家族病史,首先要做的是看看我们是否能够确定乳腺癌或卵巢癌的遗传原因,今天 乳腺癌在一般人群中仍然比较常见,许多人都会有一个没有携带遗传基因突变的亲属患上乳腺癌,如果她们自己的乳腺癌风险没有增加,那么乳腺癌的类型以及乳腺癌患病年龄就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可能会对某人的乳腺癌风险产生影响,如果我们的确发现了这个家族遗传的基因突变,那么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来降低未来患乳腺癌或卵巢癌的风险。

比如化学预防,就是服用特定的药物,这在携带BRCA2突变的患者中,可以显著降低未来罹患乳腺癌的风险,我们还可以考虑进行风险降低手术,这种手术能非常有效地预防卵巢癌,根据基因突变的类型,这种手术通常在女性生完孩子、40或45岁以后进行,我们知道这种手术对预防未来卵巢癌发生的有效率高达96%,同时也可以显著降低这些女性及妈妈们未来患乳腺癌的风险,所以说如果我们能够确定有基因突变,那就有许多措施可供我们考虑,我们还可以考虑做乳腺筛查,以便尽可能发现乳腺癌前病变,从而使很多患者很早就被发现,因为遗传了基因突变而有很高的可能性罹患乳腺癌的患者,可以考虑接受风险降低或预防性乳房手术及乳房重建,对于确定没有家族遗传基因突变的人们来说,仍然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来控制其癌症风险。

比如 我们知道用他莫昔芬进行化学预防,也适用于没有携带基因突变但有明显的乳腺癌家族病史的人们,因为这是一种更具针对性的乳腺筛查,我们知道如果有乳腺癌家族病史 进行母乳喂养也能预防乳腺癌,你生孩子越多,你未来患乳腺癌的可能性越小,生孩子有益于降低卵巢癌风险,而服用避孕药可能会轻微增加乳腺癌风险,所以我们应及时注意并记住这一点,至于在日常生活中能做些什么来降低人们的风险,

我们知道饮酒是一个增加乳腺癌风险的因素,还有体重超重,所以才要经常锻炼身体,因此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控制人们未来患这些癌症的风险。

第10个问题,是否应该在健康的情况下去做一个BRCA的基因检测?

我们建议健康人士去做BRCA基因检测的前提是,如果我们已经确定了其家族中有遗传的BRCA突变,我们对健康亲属进行检测,看看她们是否也携带了该基因突变,我们在这些情况下建议做BRCA基因检测,这样我们可以告知她们的癌症风险是否因为这种遗传的基因突变而增加,以及她们是否需要考虑做乳腺筛查和风险降低手术,没有携带该突变的人士显然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我们有时候还把基因检测推荐给具有明显的乳腺癌和卵巢癌家族病史、有亲属患有这些癌症的健康人士,这么做是出于同样的原因,那就是看看我们是否能发现基因突变,这样我们就能适当地告知某个人未来患这些癌症的风险。

第11个问题,什么样的生活习惯会得卵巢癌?

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生活方式相关因素会导致卵巢癌,例如 从未生过孩子被证明会使卵巢癌风险增加,所以生孩子是有益的,我们知道口服避孕药会降低未来罹患卵巢癌的风险,所以不吃避孕药会使风险增加,但是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与卵巢癌明显相关,所以大部分卵巢癌都是由遗传基因突变或运气不好引起的。

问题12,怎样在自己早期发现卵巢癌?体检的话,有哪些项目是必须检查的?

很难早期准确发现卵巢癌,原因有很多,首要的原因可能是,特别是对于携带遗传基因突变的患者来说,我们知道其中大多数人的癌症并非起源于卵巢表面而是源于输卵管内,难度在于你得的不是长在输卵管内部能在扫描中被检测到的肿瘤,而是长在输卵管内层的异常赘生物,并开始通过输卵管内层向腹腔扩散,所以它会非常快地从早期进展为晚期癌症,因为没有能力在扫描中准确检出这种癌症,所以很难早期发现这种癌症。目前已经试用了很多方法来进行卵巢筛查,包括定期进行经阴道超声检查,去寻找卵巢和骨盆内部的任何异常区域,以及抽血化验CA125水平,CA125是许多卵巢癌患者都会产生的一种蛋白,但是该试验的难度在于,这些检查不能准确可靠地早期发现各种类型的卵巢癌,事实上有许多患者的经阴道超声检查和CA125水平都正常,但是几个月后却患上了侵袭性卵巢癌,这不是因为癌症在几个月时间里就形成了,而是因为我们很难通过目前拥有的筛查手段来检出这种癌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确定有什么方法能可靠地做到这一点,目前我们不建议进行筛查,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筛查对死亡率有任何影响,不过还有另一项大型试验的结果将在不久后公诸于众,如果能证明筛查有益,那么我们未来会建议进行筛查,但是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筛查能可靠 准确 有效地早期发现卵巢癌。

问题13,中国目前有很多基因检测公司,可以在健康的情况下,检测出未来患癌症的几率吗?如果携带肿瘤易感基因,应该怎么办?

目前不可能通过一种检查来告诉人们未来罹患所有癌症的风险,因为目前很遗憾,我们尚不完全了解能导致癌症和增加癌症风险的各种不同基因,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根据癌症的家族病史或个人病史让人们做特定的癌症易感基因检测,以确定他们是否携带有高危基因,然后清楚地告诉他们及其亲属各自罹患这些特定癌症的风险是多少。

如果我们发现有人携带有癌症易感基因突变,根据具体是哪种基因,其一生中由该基因导致的癌症风险是明确的,而且大多数癌症都是年龄相关的,我们根据携带有哪种基因 是哪些癌症 建议人们,进行什么筛查 做什么手术或采取什么其他措施,来降低整体癌症风险。

一般来说 如果提前知道人们是否有患这些癌症的风险 那么我们就能很成功地,首先帮助他们预防这些癌症发生,另外一个引人关注 目前正处于研究之中的方法是,可以检测人们是否具有特定类型的基因突变,这些突变在一般人群中很常见,虽然其中每种突变使某些癌症的风险稍有增加,但是加在一起就能使癌症风险大幅增加。以此来建议哪些患者应该接受特定的筛查,

虽然这种方法目前仅在研究中用于乳腺癌和前列腺癌,但是这种能力可以成功有效地帮助我们发现未来有可能患癌的人们,从而知道目前是否存在他们未来需要担心的风险,以及他们应该做些什么来预防这些癌症。


相关视频MORE
  • 公司地址
  • 站内地图
Copyright@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5849-2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6号